喜歡將一個個的文字組合成一段段優雅的段落,這份風情無關風月,只是單純的喜愛文字,無以復加,有人說:挨蚊子的孩子是不快樂的,可我卻想說:我、很快樂,因為我發現了生活。
  
  一年四季,都有值得幸福的事情,就像小孩子手裏拿著棒棒糖,他永遠都能辦公室室內設計發現其中的甜蜜。
  
  初春的太陽,照的人渾身暖洋洋的,這時,約一兩個玩伴,一起去踏青,一起去郊遊,看草長鶯飛,看花紅柳綠,蝴蝶像只舞動人生的 精靈,徜徉於百花之間,辛勞的密封液不甘寂寞,勤勤懇懇地穿梭於花海之間,最喜歡躺在碧油油的草坪之上曬太陽,是那樣的愜意,那樣的舒適,太陽曬飽了,芳 草也吻夠了,傍晚回家,踏著夕陽,同伴們互相下著彼此的影子,玩的不亦樂乎,一起追逐著,打鬧著,任憑著夕陽將身影拖長。
  
  不管盛夏的陽光多麼毒辣,空氣多麼的乾燥,卻也阻擋不住我們快樂的步伐記得那時,人人手裏一把水槍,我們也會打仗,貌似那個時候我們還很民主,推選出 員警跟壞人,人後一擦黑那個戰鬥便打響了,清清涼的井水打在身上,那舒服勁兒啊,甭提了,現在想想還記憶猶新,大中午的時候每人買根冰棍,笑著、鬧著,還 記得門口樹底下的大黃狗,舌頭“呼哧呼哧”地響個不停,像極了風扇一般,樹枝上的知了依然在不知疲倦地歌頌者盛夏的陽光,我們舔著冰棍,講著笑話,不多時,一場水戰便又開始打響。
  
  秋,在文人的眼中永遠是個悲涼的季節,枯葉落花,秋風蕭瑟,卷起一堆落葉,仿佛漫天的愁緒一般,像李煜的“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”,柳永的“對瀟瀟暮雨 灑江天。一番洗清秋”等等無不到處秋之悲傷與淒涼,“秋”自己二個普通的不能再激光脫毛普通的漢字,被文人們傾注了太多的哀傷,但我最欣賞的還是那句“自古逢秋悲 寂寥,我言秋日勝春朝”這句,那樣的曠達,如此的胸襟開闊,秋天不僅僅只有枯葉,敗花,它還有果實,還有辛勞了整個春秋的成果,秋天本是個收穫的季節,卻 奈何被文人們塗上了一層悲傷的顏色,秋天的視野,是開闊的,天高氣爽亦風輕雲淡,站在田野中,四望無際,抬頭看到蔚藍的天空,就只剩下愜意了。
  
  萬物蕭瑟的冬天,一派冷清的天地,繁華跟這個季節也根本就搭不上邊,它是寒冷的,,自古以來就是,亙古綿長的冬裏給我們對之也不得不深深敬畏,可是,我仍舊沒有忘記,冬天也是我們的一個巨型遊樂場,沒有界限,無拘無束,記得那時滾雪球, 興高采烈的蹦著、跳著,直至將雪球弄得比自己都大,那種成就感自然不言而喻,打雪仗,堆雪人,每當一個個雪球無情地落盡自己的衣領中時,就渾身一陣陣的哆 嗦,儘管如此,依舊是樂此不疲。雪人的鼻子最是有趣,用一根胡蘿蔔插在一個圓圓的雪球上,脫下自己的圍巾替雪人披上,好似怕它也會感到冷一樣,殊不知自己 會因此感冒,這樣回家一頓挨罵,也會流著鼻涕笑呵呵地回答說:不冷。
  
  最喜歡下雨天,泡泡一杯清茶,藍坐於窗前,看窗外的雨滴淅淅瀝瀝,落在窗戶上濺起一朵朵水花,遠處的景象也漸漸朦朧開來,一層層的水簾將萬物遮掩的越發模糊,飲一口茶,寫下一段心情,哪怕是一滴小小的水珠亦隱適美有其可愛之處,滴落在心間,晶瑩剔透,沒有絲毫的塵世雕琢,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與和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