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時常都覺得自己是上帝的寵兒,就連茫茫人海中與你相識我也覺得自己是幸運的。儘管你總是很忙,忙著做自己的事情,可我還是喜歡和你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。
  
  後來發現,有些等待會成為一種習慣--習慣性的等待著你的一句回復。有時,可能我用Yumei水光精華十句話才能換回你那簡短的幾個字的回復,可我還是願意靜靜的等著你。我也不知道當初的自己怎麼會那麼傻,猶如中了某種蠱惑一般,竟有點貪戀那樣的感覺。
  
  我是一個特別特別沒有耐心的人,可在與你聊天的過程中,我發現,於你,我真的用盡了我畢生的耐心在等你,等你的回復,等你那簡單的一句話,或者連簡單的一個字都沒有的忙音。
  
  我不知道,我喜歡著這其中的什麼。如果說是你,那真的是不可能,因為我們壓根就沒有可能。如果說是起初我們聊天的那種獨一無二的新鮮感,那或許就應該是這個樣子。
  
  認識你,是在一個教育網站上,因為有朋友的介紹,我進了那裏。恰巧又由於有點莫名的無聊,於是我便和客服聊起了天,三個客服偏偏選中了你。呵呵,我們真有緣。我以為你只是網站的客服,可後來才知道,那只不過是你的工作號而已,僅此而已。
  
  經過一番認真的諮詢之後,我的文字在你那終於是得到了認同,可僅僅是你一個陌生人的認同,就讓我心花怒放,比吃了蜜還甜,心裏美滋滋的,特別的興奮。
  
  本來是想去你網站投稿的,可是卻被你告知:我的文章被轉載了好多次,在各大網站和貼吧都有,並且署名都是不一樣的。你問我的貼吧號是什麼,因為你以為是我自己發的。然而我卻一臉茫然,我壓根就沒有發過,除了那個網站。
  
   你讓我自己去百度一下,在你的一番話下,我毫不猶豫的就打開了百度,並且將文章的標題也輸了進去,一百度,果真和你說的一模一樣。當時真的很生氣,可我 卻發現除了生氣,我卻無法改變什麼。我只是一個學生,一個熱愛文字的學生,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學生而已,我能幹些什麼?
  
  在你的一番安慰之下,我アパートメントホテル的心情稍 微好受一點了。你說,有人轉載,就說明你的文字得到了別人的肯定,你的文字就有可取之處。聽到這些話,有點不敢相信,畢竟我們才剛剛接觸,你於我而言,僅 是一個陌生人,一個陌生了不能再陌生的陌生人,沒有任何交集的陌生人。可我心裏還是挺開心的,誰不喜歡聽好話,畢竟你的好話也讓我對自己有了更大的自信。
  
  經過這件事後,我對你的好感真的是蹭蹭蹭的往上升。偶爾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,會讓我為之激動不已,因為在你這裏,我總能聽到你對我的誇獎,雖然在我看來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,可這些小事偏偏卻植入了我的小心髒。
  
  僅接著,通過你的工作號上的電話號碼,我成功的 添加到了你的扣扣號。就這麼一件於我而言非常簡單的事情,你卻很用心的把我好好的誇獎了一番。為此,我還在心裏狠狠的鄙視了你一番,心想:你怎麼這麼無 知,知道號碼肯定就能知道扣扣號的嘛,真是的。可再後來,你成了鄙視的那個,而我則淪為被鄙視的那個。因為我們終究還是有著太多的差距。
  
  剛開始接觸你的時候,你還是會立即回復我的消息,可時間久了之後,你就變得有點愛理不理的樣子,仿似世界就你最忙,忙得可以對我置之不理。
  
  要是在從前,我覺得我們可能再也沒有聯繫的必要了。因為,在認識你之前,於我的網友而言,沒有人會主動不理我,只有我忽略別人的份,可到了你這,卻恰恰相反。有人說,你對別人做過什麼,在平行的空間裏,總是要還的。如果是這樣,那我想,你可能就是我要還的對象吧。
  
  慢慢的,等你的回復成了我的某種期待,日日夜夜的企盼著,這種感覺,還真無法形容。每次等的時候,都會告訴自己,既然這樣就散了吧,可每次收到你的回復時,我就把之前的想法都拋之腦後了。仿似一切都從未發生,我們依舊如初。
  
  於你,我發現我真的變了一個模樣,但我想這並不是因為你。這也是後來才漸漸明白的。
  
  就這樣,在無形的時光裏,你走進了我的生活,從此,在我的生活中便有了你的影子。如果時間剛剛好,那該有多好,只可惜,這些都只是我一個人的內心獨白。
  
  那個時候的我,多希望你未婚,可擺在眼前的事實卻是你已婚而我卻未嫁。看吧,除了遺憾便只剩遺憾。不過,這說多了依舊是我想,僅此而已。
  
   在我的一番不離不棄,努力的奮戰之下。我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,那就是,你的回復仿似快了許多,而我也不再因為等你的回復而難眠至深夜。但一到週末,你 依舊不再理會我,而我也很是理解,畢竟,我們僅是網友而已,我總是這樣的安慰著自己。你有著自己的家庭,而我也應該過著屬於自己的生活。
  
  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私生活,我們都不應該去打擾,去企圖佔有。畢竟,我們僅是朋友,朋友而已。呵呵,我是一個很會自我安慰的人,所以對未來我總是抱有著一定的期待,所以就算受傷了我也會假裝我很好。
  
  雖然,你的回復要比從前快了很多,但一下班,你就不願意再為我浪費時候。這是我後來才香港傳統文化總結出來的。看吧,我還是挺聰明的,居然過了這麼久才明白過來。
  
  有時候,即使知道你放假了,但我還是會忍不住給你發消息,有時候真的很討厭這樣的我。我不知道為什麼,在你面前,我會變成這樣,但我明確的知道,我雖然依賴你,但我一定不喜歡你,這是我一直以來最清楚的事情。
  
  有時候,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幼稚。因為,在某些時候,我會因為你沒有回復而悶悶不樂好一會,然後又開始對自己說:“算了吧,散了吧,就這樣了吧,然後一不做二不休的就把你給遮罩了。”呵呵,現在想想還是覺得很可笑。
  
  如果,真的要忘記一個人,那簡直太容易了,何必這般的折騰自己。直接把你晾在一邊不去理會就可以了,可現實告訴我,我是做不到的。可想而知,遮罩的最後結果是:我把你從裏面移出。
  
  很不幸,我又開始纏著你了。我們總是這般周而復始的重複著。我不知道為什麼,讓我如此依賴的那個人為什麼是你,為什麼偏偏是你?這是我至今都未想通的一個問題。
  
  其實,我跟你的聊天也沒什麼,和其他人聊的都差不多。可我發現,有些我不願意對別人說的事情,我卻會很願意的跟你說,仿似你有魔力一般,給我一種欲罷不能的感覺。
  
   曾經,很認真的想過這個問題。我想,可能是我們並不認識,茫茫人海中,未來見面的見面相識的機會也是寥寥無幾,再加上你是一個大叔,對一些事情的見解肯 定會比我好。所以我才會如此的依賴你,把所有不能訴與別人的秘密都毫無保留的告訴你。有時候,連朋友之間那些雞皮蒜毛的小事,我也會很認真的說給你聽,然 後再採納一些你的意見或者是建議。
  
  我曾經很認真的告訴自己,或許這就是我離不開你的原因吧。但是後來,我卻發現,其實我不是離不開你。只是因為某些心裏上的原因,用心理學中的專有名詞來說就是“心理暗示”。在你走進我的生活的那刻起,我或多或少都這樣暗示過自己:希望我們能夠當一輩子的好朋友。
  
  直到後來,我離開學校。我發現,原來我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樣依賴你,原來我的生活不是缺你不可,原來,在自己忙碌的時候,我發現我可以把你忘卻,甚至把曾經的一切都給拋之腦後。
  
  忽然就發現,原來你於我而言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樣重要,原來我的生活沒了你照樣得繼續過下去。呵呵,現在想想,曾經的我真的把你把你看得太重,那時候滿腦子全是你的影子,偶爾還會和別人提起你,說著你的好……
  
  不知不覺時間過得真快,轉眼兩年就從指尖溜走,只剩點點餘溫來溫存著過去的記憶。我們依舊做著彼此的網友,只是現在的我不再向從前那我熱烈了,我可以做到好久好久都不去聯繫你,上一秒的我可能還開心的在螢幕前和你聊著天,下一秒就因為某一件事而把你給拋之腦後了。
  
  原來,在時間的流裏,在我的心裏,你已不再像從前那樣重要了。或許,在平行的時空裏,一切真的都是相互的;現在是不是到了你還還債的時候了啊。差不多整整兩年,你在我的生活裏整整存在了兩年,即使從未見過,但你卻影響了我整個青蔥年華。
  
  在這裏,想跟曾經的歲月道個別,不是不留戀,只是覺得太虛幻。那兩年,和你聊天的的日子真的很快樂,但是太不真實了,沒有一點所謂的安全感,有的只是恐慌。每當黑夜降臨的時候,都在抖瑟的害怕,害怕某天醒來,發現自己做的只是一個夢。
  
  現在好了,夢讓現實給打破了。過去只剩下記憶,似乎和夢幻沒啥區別。一場旅途,有你,有我,只是在半路的時候,我們都選擇了各自的軌道,從此分道揚鑣,各自安好。
  
  漫漫黑夜,總是會不自覺的想起你,原來,我對於過去是這樣的貪戀。可是時不待我,一切都已經成了回不到的過去。
  
  被時光打磨過的我,已經不再熱烈,只是會偶爾的留戀一下——那些與你有關的快樂時光。在無形的夜色裏,擠出幾滴廉價的淚水來祭奠一下名為“曾經”的過去。
  
  不道別離,不說再見。就讓我們在時光的河裏,繼續徜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