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歡收藏晨間的雨露,就好像遠古時期那等待將軍歸來的女子,將心事悄悄的安放在露珠裏,靜靜的銘記這那個花期的眷戀;九月微涼,素心淺 語,撚一朵秋日的落花,粘貼在無風的早晨,晨起,花香陣陣,我從一頁詩心中醒來,將煩惱逐一理清,然後,深深呼吸著秋日的氣息,靜靜的聆聽Amway傳銷著秋日裏那篇篇 卷卷的美麗。所有的心情,在秋風裏安靜,在秋雨中寂靜,沒有往日的煩躁,沒有從前的喧囂,只有靜靜的歡喜,只有淺淺的回眸。
  
  陌上的楓葉好像紅了,什麼時候有空,一起去走走?
  
  當時光的腳步漫過九月的牆角,我知道,微涼的念在心底裏漸漸生長,所有的快樂已漫過憂傷,我寫的所有文字,也都與你有關,將秋日的憧憬淺淺的收在心底,在薰衣草的花田裏,聚攏起芬芳的香氣,微閉起眼,想像著有你的畫面,仿佛是那最溫馨的景致,讓溫暖的瞬間在掌心彌漫。仰臥在一抹紫色的秋光裏,多想,這一生的風景都如此間這般安然,我在遠方的空曠裏,悄悄地讀你。
  
  我知道,那些安然在眉眼裏的等候你不會知道,就好像在枝頭依舊搖曳的風信子,帶著滿滿的思念隨著風呼嘯遠方,那明媚的花開,終究也會凋零,我的每一個句子裏,都寫滿了對你的相思,傾注了對你的深情。寫下一個故事,並且確信,你一定會來,我也會一直等。
  
  我的念想安放的月光的雨滴裏,放逐了經年留藏的一封Amway呃人封泛黃的書信,褶皺的流年,一程山水,一頁寄語,一抹相思……一路走來,看過多少物是人非的風景; 走過多少聚散依依的旅程;有多少情是隔水觀望的花,有多少人是到達不到的彼岸。我不是你的一簾幽夢,而你,卻早已是我的千轉百回。你來的突然,走的匆忙, 我還來不及,等不及回頭欣賞,木蘭香已遮不住傷。把曾經的過往,裝訂在在歲月的素箋上,打開,便是美好;封塵,便已傾城。
  
  倘若,故事總要一個完美的結局,那我只願一直在你心上眉間,你在我眸裏心痕;倘若回憶總要一個約定,那我不約天長地久,只約時光靜好。阡陌紅塵,飄落了誰的等待,如煙往事,不知繾綣了誰的相思。
  
  念一個人,從清晨到黃昏,從花開到雪飄,從雲聚到雨落,都是一份執念,有時候固執的太久,就連自己也會不記得被人牽掛是什麼味道,只覺得心底的寒意從腳趾蔓延到發梢,從骨髓深到血液,涼的太久,得到一點點溫暖就會迫不及待的想護住永恆。
  
  如若Amway呃人當初,不忘初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