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刻我非常想念家鄉,想念那些回憶,想念那些曾經,可是那都是過去,沒有關係,我不曾傷心,那是我的痛苦淹沒了傷心,當自己回頭看看時,我卻홍콩리펄스베이感到琉璃,這一切都是錯誤的決定,我卻沒有理由拒絕這一切對我的懲罰,我試著把耳麥調到最高,聆聽歌聲裏的世界,因為我不想在這世界裏存活,因為我的錯誤而害了多少人。
  
  這委婉的說法,卻讓我感覺到悲傷,悟太深,痛多深,這一切卻是如此美好,其實在痛苦和悲傷中會有一種美,很少有人能看到這種美,在痛和傷交錯的時候,往往都會像彩虹一般如此美麗,讓人感覺到了不一樣的境界,這種美可以讓眼淚盡情灑落,可以讓心情沉重打擊,可以想像成如此這般。
  
  即使是一種比喻,但又有多少人嘗試過呢,或許說每個人都有精神病,只是說病的有多嚴重,我是屬於極度性的精神患者,因為想的比平常言語治療師人多,也有人說這是一種天賦,都說不准,只能作為比喻,只能說這一切的痛苦與悲傷都來源於自己,和自己在想些什麼有關,人最難控制的是思維,而痛苦卻是被思維控制。
  
  這種讓人感覺無法接受的事情發生了,自身的困惑,這一切都很悲觀,很如此,很平常,卻很真實,每個人的經歷都是不同的,對於痛苦來說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解釋,痛苦有大有小,但對於痛苦中如何清醒去面對,這就是所謂的無助,沒人能幫,只能靠自己,倘若這痛苦過去了,可想而知這個人就變了,真變了。
  
  又有誰能促使這一切不要發生呢,也許這是必須要經歷的事情,或許是選錯了路,或許人生就是這樣,有了痛苦才知道活著是為了什麼,而不能迷迷糊糊的活著,卻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,然而自己卻困惑在其中,也不是一種幻想,只是一兒童言語治療種經歷,至痛苦的我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