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期待。那該是一場怎樣的情深,或許如歲月花開那樣。選擇一個安靜的地方,面朝大海。便一切春暖花開,期待花開後的時光。像雨簾一樣清澈,像流年一樣沉澱。像人生一樣海納百川,然而時光花落。一些被隱藏在流年裏的清音。像流水一般灑落在這片黃昏的天空,時光的流沙走過。終究要把一些事情交給時間,終究要把一些遺忘交給歲月。歲月沉澱的越深,心中存疑的那一片海就更清澈言語治療。人生的旅途也就更花開,看過的大海。像迷失的森林一般,那麼浩瀚零流。很多時候像自己的青春一樣,有時候波濤洶湧。有時候風平浪靜,有時候衝動有嘉。有時候不堪回首!
  
  秋風落葉散落離花,深情的寒秋總被黑夜所記。遺忘的季節總被流年擱淺,深記的遠去演奏了時光的河畔,任清風吹過思念的深夜。沉淪在陌上的緣淺,三生三世落雪為證落雨為花。情深緣淺雨夜離殤,一路的離別相聚的回首。清澈了所有的風化,見證了所有的花開。遇到了所有的路人,夜已深秋風已冷。我們都是時光的趕路人,也是落雨的隨行者,夕陽西下伴風秋夜隨離別,憶墨經年秋已落。紛紛流走的都是時間,而那些從未離開的。一路不言不語。卻始終都在旅途的驛站,等待靜落的花開與時間靜好,從容的邂逅甚是一場繁華的落空,都是風雨的夜行者。註定與懂花擦肩而過,與黃昏失之交臂。與海闊逗留寂靜
  
  熬過的旅途,像一場無聲的大雨。淋濕了所有的黑夜,寫下了所有的結局。沉默了的所有的言語,唯獨你的那場青春依舊風花雪月,幾個落寞的季節過去。你依然站在沉澱的歲月中獨望靜好,流年清淺歲月情深。那是一場怎樣的時光,才可以朝朝暮暮。或許走過的安靜才是最好的流年,熬過的曾經總是刻苦。細水的時光總是難忘,冰凍過的雪山,像靜靜的回憶一樣,以為站在黃昏的盡頭。就可以訴說所有的黑夜,以為把所有的經年都放下。就可以看得風輕雲淡,流失的天空裏總是充滿著那一絲言語治療。靜美的憂傷,是曾經落花的痕跡。還是流年裏的訪客,似乎一切只待花開。便匆匆走過。物是琉璃便花開人已非,
  
  流年的落花,見證了誰的等待。成了一往情深而遙不可及的夢,滄桑的變遷時光的洗禮。早已把這一切摧殘的疲憊不堪,記憶還在時光中游蕩,而那場路過的流年,似乎還在憂傷中前進。時至至今未曾淡去,經年以後試著從中找出風花雪月的離別。試著把一切看得風輕雲淡,試著將一切輕描淡寫帶過。試著把一切交給時光,可時光的深情越記越深。似乎一切在時光面前都是那麼銘記,走過你的雪花路過你的寒冬。仿佛人間4月天唯美如春憂傷如畫,落花的唯美那麼靜。靜得能聽見世界的盡頭,落花的聲音那麼冷。冷的足以淒涼一個世界,一程山水。一份珍藏,歲月的離去都是生命的規律。所謂聚散終有時,何必一往情深
  
  總有一些故事要歷經滄桑,總有一些漸遠不辭而別。慢慢消失在這個煙火的流年裏。不帶半點疑慮,不留任何聲色。轉眼已隔隨之天涯。或許生命的懂得是一幅花開。一路遙遠一路風雨。一路陪伴一路花開,閱過潮起潮落或許才是花落的懂得。落寞滄海或許才是故事的告一段落,流年的葬雨塵世歲月的雨落以後,都是時光的痕跡也是歲月見證,那年那月正如那場寒冬的冰雪。刺眼的寒風冰凍了整座思念,帶走了所有的離別留下了永夜言語治療。依然記得那個黃昏。從你口中說出見再堅決如鐵,還是那個黑夜。還是那個黎明。還是那個日出日落。如今至此不離不棄!你的回憶終於寫成詩。靜靜地放在歲月裏一路淺唱,花開流年終於如你所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