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說如果有來生,我願做一粒微塵,無人注意,我亦不需要承受太多喜怒哀樂,悲歡離合。這一世,我不可愛,不張揚,但這就是我,渴望溫度的我!
 
  我想大概自己是個特例,友人都說你生活在如此美好的環境裡為何不快樂呢?快樂的定義我無從得知卓悅Bioderma,許是心境如此,很難做到大喜大悲,也很難和身邊的人打成一片,成了一個孤獨的獨行者。
 
  一分獨屬於自己的溫度!走過一段路程,丟失了一段過往,遺忘了一些故事!這些年每輾轉一個地方,重新適應一個新的環境,總說要讓自己試著與這個世界握手言和,微笑的去人群中虛與委蛇,大抵一個人的性情天性如此,很難再改變。
 
  很多人從我世界匆匆掠過,時光飛逝,就下的少之又少,大抵是把很多事情看得淡了,亦不再大喜大悲,起起落落,想來這幾年一直在違背自己的心願,與心目中的嚮往背道而馳。
 
  曾經的一場逃離,到後來的陰差陽錯,跌跌撞撞一切又重回到了原點,劇本卻早已改的面目全非。偶爾靜下心來,回憶真的多年得點滴,如果當初遵從初心,是否現在就不會讓自己陷入進退維谷的地步。不信宿命,因果輪回,但很多事情又仿佛冥冥之中都有了安排,一如自己導演的人生,面目全非……
 
  深夜靜靜聆聽電臺傳過來的語音,那些冰冷的電磁波把無數失眠的人聚集在了一個頻率上,從何時起開始了失眠,又是從何時起,開始貪戀上咖啡的味道,或許是一份愛而不得的感情我搭上了太多。
 
  賭上了自己的年少,如今滿目瘡痍,想要的只是這薄涼世界的一縷溫度,在冬季溫暖自己。
 
  如今一切塵埃落定,發現這一生似乎安定不了,人到了一個階段原本以為就此安定,卻發現人之一生就是一個不斷選擇,不斷面對的過程,所謂的安定大概只有一切塵歸塵土歸土,從此與這個世界沒有牽連吧!
 
  這樣的嚴冬,你的眉眼沾染了誰的寂寞卓悅Bioderma,最不喜的大概就是冬季了。一年四季,春暖花開花落,豔陽似火,秋高氣爽,白雪皚皚……每個季節都有不一樣的風景,而我也獨懼嚴寒。冬天那麼漫長,怕冷的身子總覺得春這個美好的字離自己好遙遠,等不到盡頭。
 
  就如同這人世,人情似紙張張薄,又有多少人會伸出溫暖的手給予一縷溫暖的手呢?走的越遠,陷入的沼澤越深,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猜忌讓生活過得如履薄冰,沒有適當年紀的模樣,不知還可以孩子氣多久。
 
  此去經年,翻看多年前寫下的點滴,看那一句一句簡短的話,不成句的詞語,每一筆一畫都印刻著當初的心情,關於你的回憶,如今想來,我已經忘了你們真實的模樣,模糊的輪廓成了夢幻,我們在紅塵裡相遇一場,也不枉前塵的糾纏卓悅Bioderm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