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著城鎮化的快速發展和汽車保有量的迅速攀升,城市中停車難、亂停車問題十分突出,“開車10分鐘,停車半小時”正成為很多人的真實體會。在此背景下,共享停車逐漸走進人們的視野。所謂共享停車,就是車位業主將車位在空閒時段拿出來出租,而其他司機則通過使用APP租下這個車位,出租、承租雙方通過平台進行交易。
  記者近日調查發現,至少在去年,廣州市就已經出現共享停車的相關軟件,然而共享停車至今不溫不火,目前無論在技術上還是管理環節上仍十分不健全。新快報記者下載了多個APP,在廣州市天河區CBD中進行測試,結果要麽顯示沒有車位,要麽車位“近”在幾公裏外。

 


  廣州佛山都有小區試水共享停車
  家住廣州西村的張先生告訴新快報記者,去年11月,小區物管方貼出通知,告訴小區車位的業主或租戶,可以通過一個名為共享停車的APP繳交停車費。根據這份通知,隻要在這個APP上傳身份證和車位編號等資料,就可以把自己的車位在不用時租出去;而其他司機則可通過APP預約車位,有攝像頭的封閉式小區停車場能夠自動識別車輛車牌,對這些進來停車的車輛自動放行。當這些汽車離開時,再次​​識別車牌,統計時間,收費,放行。
  張先生透露,他所在小區不是位於市中心,所以車位出租每小時租金隻有3元,這個錢還要分給平台一部分。他在註冊後的這幾個月,平均每個月能賺120元,剛剛好抵消車位的管理費。“我的車位平均每天能接待一輛車來停。”張先生說,據他觀察,目前與該平台合作的小區隻有20個左右,覆蓋麵暫時偏窄。“我在文明路上班,那附近沒有這種共享車位。我想,那邊由於是市中心,未來即使有共享車位,費用也會和路邊咪錶一樣,達到每小時16元”。
  新快報記者走訪發現,和廣州市相鄰的佛山市,在市中心也有小區共享車位,該小區位於佛山祖廟附近嶺南天地的一個小區停車場內。該小區的入住率尚不高,地下車庫共有700個停車位,此次對外“共享”的,是其中的300個停車位。收費標準為前兩小時10元,優惠期間由共享停車公司埋單;優惠期結束後,共享車位的收益將由車位所有人和該公司平分。
  新快報記者現場進行了體驗,發現車主需要通過互助停車係統,先實名註冊方可停車。車主隻需掃描二維碼,進入共享停車的界麵,輸入手機號碼和車牌號碼等信息,車庫閘口就在車輛通過時自動打開,在可以用於“共享”的車位前均掛有“互助車位”牌子。
 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,車主使用完“互助車位”後,可以直接在手機上完成繳費。該試點小區還推出車主“預約停車”服務,車主在出門前可用手機預約該停車場車位。
  CBD難找共享車位
  白領乾脆放棄
  不過,在白領集中的廣州CBD,反而難見共享車位的身影。
  在廣州天河CBD,上下班高峰期隨處可見騎著共享單車出入的白領。而與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,在這裏基本上難以找到共享車位。
  新快報記者採訪了十多名在這裡上班的有車白領,其中不少人表示,他們早就留意到有關共享車位的信息了,不過下載了多個軟件之後,發現根本找不到共享車位。
  在這裏工作的小吳表示,他從事銷售工作,需要開車上班,但單位樓下的停車位,月保每月要1600元,每小時16元。單位附近基本沒有住宅小區,都是商業停車位,租金不便宜。“很早以前就在手機裡下載了多個共享車位APP,但是這些APP知名度不是很高,可提供的車位也不多。經常是連續使用幾個APP,也找不到合適的車位。而且很多共享車位位於住宅區,離CBD的核心區域花城廣場有幾公裏的路程。因為距離太遠,在那裡停還不如乘坐公共交通工具,所以我就放棄用APP找共享車位了。”
  不但寫字樓難覓共享車位,在廣州CBD中的住宅小區,業主想把車位拿出來“共享”也很難。
  根據業內人士介紹,目前,在國內經營共享停車的APP公司多達數百家。新快報記者在智能手機軟件市場輸入“共享車位”,搜索出大量APP。記者隨意下載了多個APP進行測試,發現打開軟件後,大量顯示的車位都是公共停車場的車位,而且距離遠,這和合理利用身邊的私家車位初衷有些不符。
  而且,不少APP實際上處於停止運營的狀態,比如使用某個APP,結果顯示附近的停車位信息是:車位數量為0,價格為0。
  新快報記者近日在位於廣州市天河區的華景新城,通過APP尋找附近的共享車位,結果試了多個APP仍一無所獲。廣州本地一家科技公司開發的一個共享停車APP,則顯示最近的共享車位位於幾公裏外的小區,這樣的信息無疑是無效信息。
  物管方:共享停車會增加工作量
  新快報記者走訪發現,共享停車推廣難,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物管方不願配合。
  新快報記者近日走訪廣州市天河區馬場路附近的一個高端小區,一名物業服務人員告訴記者,該小區從來沒有“共享停車”這回事,也不打算引進這種模式。“物管方要評估一下安全方麵的因素再考慮(引進)。萬一有人以這種方式進入小區而不進行登記,那麼物業服務人員的工作難度會增加” 。
  而在駿景花園這類大型小區,物管方明確表示,小區的車位
  本來就很緊張,不可能再接受外來車輛停車。
  新快報記者諮詢了多家物業公司,不少公司的負責人表示,實行共享停車會增加物業服務人員的工作量,如果物管方沒有增加人手,就很難接受共享停車。“除非全廣州的停車場都是聯網處理的,每一輛車在網上註冊後,就可以通過車牌識別進入停車場停車。但是廣州所有停車場要達到這種技術水平,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,短時間內幾乎不可能做到。”越秀地產的一名物管經理如是說。
  共享停車公司:慢慢運營才能做好
  “我們需要先和物管方溝通,待其同意開放小區的車位作為楊婉儀幼稚園 拖數共享車位,才能達成合作。”APP平台“互助停車”的負責人告訴新快報記者,共享停車不像其他互聯網+共享經濟模式,可以通過補貼快速激活或轉移需求,而是需要一定的發展過程。
  該負責人表示,他們調查過廣州市大量停車場,發現停車難和停車位利用率低是現實存在的,絕大多數停車位實際利用率都低於50%,而且停車位的分享使用不會有損耗,分享停車真正是集眾人車位的閒置時間為眾人所用,多方共贏,不損害任何一方的利益。
  根據這名負責人的描述,共享停車的過程是這樣的:車主出門就可先預約好車位,直接導航到停車場,通過車牌識別進場停車,時間可以精確到分鐘。
  “共享停車就是這樣,需要精耕細作,需要運營積累。”該負責人表示,隻要是耐心經營的公司基本上都是發展良好的,去年該公司的業務就發展良好,目前簽約的共享停車場數量達到數十家。
  說法
  廣東省靜態交通協會秘書長李濤:
  物管方管理共享車位缺乏統一方式
  廣東省靜態交通協會秘書長李濤表示,共享停車是一種優化停車位利用率的方式,是互聯網停車產業的一種模式。總體而言,這種方式對於緩解廣州停車難僅僅是揚湯止沸,起不了關鍵作用。廣東省靜態交通協會的調研發現,國內各大互聯網停車公司的發展都低於預期,包括共享車位模式的公司。
  李濤說,由於停車場權屬複雜多樣,物業服務公司對共享車位的管理缺乏統一方式,並不是所有物管方都能接受共享停車,這使得選擇使用共享車位的車主,有時會遭遇進出小區困難的情形,這在一定程度上妨礙了共享停車的發展。
  全國人大代表、惠州市政府副秘書長黃細花:
  政府應正確引導並且做好配套服務
  “因為'互聯網+'的出現,共享經濟成為熱詞楊婉儀幼稚園 拖數。”全國人大代表、惠州市政府副秘書長黃細花表示,隨著互聯網的發展,“共享”不再是高不可攀。“不管是熟人還是陌生人,通過互聯網都能快速進行連接”。
  黃細花表示,在如今部分交通擁堵嚴重、車位難求的城市中,共享車位的出現,確實可以解決部分停車難問題。
  “我認為政府部門對於新生事物,一定抱著開放的心態。”黃細花說,雖然在現實中,可能有些人會提出這樣那樣的反對意見,“但我認為,不應馬上掐掉它、截斷它。而是從引導的方向出發,做好配套服務”。
  共享停車有哪些?
  目前停車類APP大概可分為兩類,一類是全能型搜索APP,如人民停車、ETCP等,提供的是包括停車搜索、預約用車、錯峰停車之類的服務;另外一類是專門針對某種場合,比如高鐵、機場、路邊停車需求的軟件。
  ETCP
  2013年時與200餘個停車場簽訂合同,投入運營停車場100餘個,註冊用戶數量近30萬。2014年用戶規模達到200萬。2015年合作停車場突破3000家。2016年合作停車場突破5000家,月停車3500萬車次。
  淘個車位
  覆蓋廣州市區8000個停車場,提供車場信息,如單價、封頂價、商家優惠、抄牌指數等信息,讓車主可以對臨時停車進行比價。還可以讓車位業主在平台上精準發布長租和買賣信楊婉儀幼稚園 拖數,免收中介費,提高成交效率。
  數據
  停車場工作日利用率約為一半
 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,目前全國有超過100個停車類APP平台,其中廣州有十來個。
  2016年11月底,廣州的越秀、荔灣、海珠、天河、白雲、黃埔中心六區城市道路共有咪錶路段195條,咪錶泊位5951個;番禺區現有收費路段70條、泊位4933個,但主要營業性停車場工作日平均利用率僅為一半左右,非工作日也沒有突破60%,共享車位開發度不足15%。
  估計目前廣州的汽車保有量已經超過230萬輛,而車位僅有約70萬個,缺口超過160萬個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imastv.com/news/society/2017-3-13/news_content_145181.shtml